被判犯有乱伦罪的父亲在起诉中胜诉,法官犯了错误

安大略上诉法院的总部位于多伦多的Osgoode Hall大楼。 Craig Robertson / Postmedia 克雷格·罗伯逊/ Postmedia 克雷格·罗伯森 / Postmedia

分享 调整 评论 打印

安大略省最高法院周四裁定,检察官不应该向被指控乱伦的父亲询问女儿为何可能对她提出指控。

上诉法院裁定,由于审问和法官拒绝停止审理,被告应接受新的审判。

玛丽•卢•贝诺托法官(Mary Lou Benotto)在上诉法院写道:“对申诉人的撒谎动机进行盘问是不正当的和有偏见的。”

父亲,仅被认定为GH,于2017年1月在高等法院被定罪。他的一个女儿于2015年3月声称,几年来,他对她进行了性接触并与她发生性关系。

在安大略省金斯敦的审判中,被告辩称,这名11岁的女孩已提出指控,目的是为了使正在出差工作的母亲返回家园。

父亲在回答起诉问题时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并说他的女儿在撒谎。 检察官向GH提出抗辩反对,以提出其女儿撒谎的理由。

主持审判的大法官Wolfram Tausendfreund允许进行询问,他说他认为探索GH想法促使他的女儿提出指控的想法很重要。 父亲说女孩似乎想念她的母亲,并编造了故事让她回家。

国王在闭幕式上对父亲关于女儿撒谎动机的证言heap之以鼻。

在上诉中,GH辩称法官允许质疑线是错误的。

上诉法院在撤销有罪判决后,同意要求被告就其被告的信誉发表评论是不当的。 法院说,原因之一是陪审团可能不公正地认为被告人不能提供令人信服的理由,说明申诉人为何提出指控。

贝诺托写道:“这些问题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无关,而是要求上诉人对申诉人的指控提供解释。” “质疑是令人误解的,因为陪审团本可以留下这样的印象,即他应该对指控进行可靠的解释。”

另外,审判中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女儿在提出投诉前的一个晚上睡觉。 一位目击者告诉警察,申诉人开始与她一起睡觉,但在夜里起床去父亲家中睡觉。

证人在庭审中说,当她与警察交谈并与声明保持距离时,她感到困惑。

GH在上诉中辩称,法官未能就陪审团的陈述不一致而适当地指示陪审团。

对此,上诉法院表示,法官应该明确指出,陪审团不能假定警察的说法是真实的。 法院说,他没有明确表示犯了法律错误。

上诉法院拒绝了王室的立场,即即使犯了错误,也没有发生任何误判司法的情况,并下令进行新的审判。

注释